当前位置:

失核大黄蜂误入歧途,救火少帅亟需“强援”

点击: 2021-01-28

“多特蒙德正在变成一支难以被执教的球队。”天空体育专家哈曼的慨叹,就是对黄黑军团当下困境的最好概括。换帅带来的鸡血效应维持了不过一个月,多特蒙德便再次转入下行区间,争冠希望几近破灭,欧冠资格也渐行渐远。如何将渐成一盘散沙的明星团队凝结成一个整体,摆在少帅特尔奇克面前的似乎是一道无解难题。

【阵容建设差之毫厘,争冠大计谬以千里】

以2012/13赛季拜仁与多特蒙德会师欧冠决赛为分水岭,德甲的发展逐渐进入了一个瓶颈期。2014年的巴西之夏,日耳曼战车成功登顶,《图片报》兴奋地将德甲联赛冠以“世界冠军联赛”的美誉。然而,受限于“50+1”政策,德甲诸强非但未能完成大规模扩军备战,反而沦为了英超诸强的供货商。此后经年,沙尔克04、沃尔夫斯堡和霍芬海姆等第二集团球会逐渐式微,很多德甲球星选择去海外淘金,志在回归欧陆之巅的拜仁也逐渐改变了引援模式,或从西甲或英超豪门中高价挖人,或从人才鼎盛的法甲中拔擢精锐,多特蒙德开始取代拜仁成为了“德甲挖掘机”。

在法夫尔任内,多特蒙德迎来了争夺德甲冠军的大好机会。

自尼科-科瓦奇上任之后,拜仁一方面要承受新老交替的阵痛,一方面要为少帅的练级交学费,联赛统治力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。同时期的多特蒙德聘请了熟悉德甲且经验丰富的法夫尔担任主教练,双方的实力差距一度达到了自2012/13赛季以来的最小值。

法夫尔为多特蒙德打造了一套非常使用的4231体系,主力班底的实力足以与科瓦奇的球队叫板。

2018/19赛季,多特蒙德完成了新一轮更新换代任务,球队的年龄结构较为合理,更衣室氛围也比较融洽,之所以会在领先拜仁9分的情况下最终丢掉冠军,主要就是因为阵容深度不足。冬歇期结束之后,罗伊斯和阿什拉夫先后遭遇重伤,多特蒙德在进攻思路随之枯竭,他们先是被不莱梅挡在德国杯八强之外,接着在欧冠赛场被热刺双杀出局,回到联赛后又连续在霍芬海姆、纽伦堡和奥格斯堡等中下游球队身上丢分,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就输掉了整个赛季。

罗伊斯和阿什拉夫缺少替补,多特蒙德痛失夺冠良机。

围绕绝对核心打造战术,法夫尔的战术体系环环相扣,任何一个零部件的缺失都引发无法预知的连锁反应。多特蒙德在阵容方面的主要问题是主力与替补之间的实力差距过大,魏格尔、托普拉克、扎加杜和菲利普等人都未能在伤病潮来袭时挑起大梁。2019夏窗,多特蒙德引进包括胡梅尔斯、小阿扎尔、布兰特和舒尔茨在内的多名强援,偏瘫的左路瞬间充满了活力,罗伊斯也拥有了替身,法夫尔的球队看起来已经具备了冲击联赛冠军的阵容深度。

两分之差错失德甲冠军,多特蒙德随即开动“德甲挖掘机”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得到了全面补强的多特蒙德在2019/20赛季前期遇到了麻烦。在第3轮客场不敌柏林联合之后,多特蒙德又连续被法兰克福、不莱梅、弗赖堡、沙尔克04和帕德博恩逼平。同时期的拜仁在科瓦奇麾下表现挣扎,但法夫尔的球队却没能把握住机会。

被寄予厚望的舒尔茨未能融入新集体,多特蒙德的边路进攻和轮转机制大受影响。

在多特蒙德连续丢分的过程中,由帕科、维特塞尔和阿坎吉组成的中轴线表现糟糕,舒尔茨迟迟无法融入球队,如何安排布兰特的位置也成了难题,攻不成、守不就的场面屡见不鲜。冬窗开启之后,多特蒙德引进了哈兰德,挪威天才的到来部分解决了进攻难题,但防守端的问题始终存在,客场3-4不敌勒沃库森一役将球队“头重脚轻”的问题完全暴露了出来。

弗里克接手拜仁,多特蒙德的争冠希望随之湮灭。

【主核动力衰减,新星难撑大局】

2018/19赛季,多特蒙德总能在比赛的尾声阶段取得进球(联赛进球有65%出现在下半场,欧冠进球则有85%出现在下半场),这一方面是因为年轻球员们后劲十足,另一方面就是得益于法夫尔主打防反战术节省了球员们的体能,“双核”罗伊斯和桑乔更适合推动快攻。2019/20赛季,越来越多的球队采取大巴战术来遏制多特蒙德的攻势,桑乔和阿什拉夫的特点受到了限制,哈兰德缺少足够有力的支持。

2018/19赛季,罗伊斯摆脱伤病困扰,法夫尔围绕其打造单核化的4231体系,效果不错。

拥有多名天赋出众的年轻球员,多特蒙德的进攻充满活力但也欠缺稳定,一旦遇挫很难及时作出调整。作为目前队内效力时间最长的老将,罗伊斯的技术和经验就显得弥足珍贵。为了远离伤病的骚扰,罗伊斯从图赫尔时期就开始减少突破,增加无球进攻的比重。在法夫尔任内,罗伊斯接受了多特医务组对他的“私人订制”服务,改变了相对单调的饮食习惯,养成了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同时接受以心理干预为核心的“精神疗法”,努力提升出勤率。

罗伊斯掌握着多特进攻的开关,引领桑乔和阿什拉夫冲锋。

罗伊斯的身体能够承受连续作战的负荷,法夫尔便有信心围绕其打造一套空地联勤的战术体系。可惜的是,在交出了一份35场21球10助攻的亮眼成绩单之后,罗伊斯在2019/20赛季再次陷入长期伤停的困境。该赛季冬歇期前后,罗伊斯因腿筋拉伤休战一个月,复出后仅打了几场比赛便遭遇大腿肌肉拉伤,为此阔别赛场长达半年之久。

本赛季再次"回归",但罗伊斯似乎已经很难回到巅峰了。

经历了这一系列打击,罗伊斯失去了刚刚找回的比赛节奏,这种糟糕的状态延续至今。在德国媒体“sport.de”公布的多特球员本季半程评分中,哈兰德和雷纳得到高分,罗伊斯、布兰特、维特塞尔和默尼耶等人分数垫底。

哈兰德需要罗伊斯的近距离支援。

作为黄黑军团内最受关注的新星,桑乔和哈兰德的崛起都离不开罗伊斯的传帮带作用。受限于对抗能力、爆发力和脚下动作频率不足,桑乔很难持续地依靠个人突击在边路形成杀伤,他的优势在于行进中传球能力很强、参与传跑配合的意识较好、可以在边中游走时制造变化,能够作为副核支援罗伊斯。哈兰德的中锋技术比较全面,但尚未强大到可以像伪九号一样掌控前场的高度,同样依赖于技术型前腰的支援。

罗伊斯状态走低,阿什拉夫离队,失去"倚靠"的桑乔一度状态低迷。

在本赛季已经结束的比赛中,罗伊斯出场26次,仅录得4球4助攻,多场比赛收获队内队内最低分,对美因茨时射失关键点球更是让他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对于崇尚“以攻代守”的多特蒙德来说,罗伊斯的下滑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。进攻效率下降必然导致压力倒灌到后场,仅靠胡梅尔斯显然无法填平格雷罗、阿坎吉、穆尼耶和布尔基等人造成的“大坑”。

【救火少帅失“天时”,多特复苏需“援兵”】

在执教黄黑军团的最后阶段,法夫尔曾尝试主打三中卫体系来保证“两头”的效率,效果并不明显。2020年12月12日,德甲第11轮,多特蒙德主场1:5惨败斯图加特,此战的失利成为了法夫尔下课的导火索。新帅特尔奇克上任后恢复2018/19赛季的4231架构,减少无序的轮换和低效的变阵,重新起用被前任废黜的穆尼耶和德莱尼,力图在一套稳定的架构内精耕细作。

特尔奇克重启4231体系,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战绩。

新年前两战,多特蒙德连续击败排名靠前的沃尔夫斯堡和RB莱比锡,展现出了不错的上升势头。然而,在接下来面对美因茨、勒沃库森和门兴时,特尔奇克的球队又被打回原形。在法夫尔下课的时候,多特蒙德位列德甲第5,落后榜首球队5分。经历了这波三轮不胜后,多特蒙德已经滑落到欧战区之外,落后第四名3分,落后榜首球队的分数扩大到了10分。

特尔奇克崇尚高位压迫,但球员们在比赛中的专注度和延续性有所不足,勒沃库森就抓住多特逼抢力度下降的机会完成打身后。

同两连胜期间的排兵布阵相比,特尔奇克近期在搭建中场时出现了明显的失误。维特塞尔因跟腱伤势赛季报销,特尔奇克不得不在埃姆雷-詹、德莱尼和贝林厄姆之间两两搭配。对于缺少一线队执教经验的少帅来说,在密集赛程中推动轮换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维特塞尔赛季报销,特尔奇克在推动后腰轮换的过程中出现了失误,贝林厄姆的防区沦为对手的兵锋所指。

在对阵美因茨的比赛中,特尔奇克雪藏德莱尼,这次不经意的调整开启了连败的潘多拉魔盒。贝林厄姆连续三场比赛获得首发,表现出了不错的进攻欲望,但受限于体格和对抗能力稍逊,以及防守位置感不足的问题,年轻的英格兰中场无法为防线提供足够的保护。为了填补搭档在防守端的漏洞,埃姆雷-詹和德莱尼只得能者多劳,两人先后因累积黄牌遭遇停赛,多特蒙德先是输给了勒沃库森,又在普鲁士公园收获了一场惨败。

定位球防守顽疾难除,多特蒙德在普鲁士公园遭遇惨败。

除了在推动轮换方面出现失误,特尔奇克对战术细节的把握也不够老道。在输给门兴的比赛中,特尔奇克的赛前准备工作显得粗枝大叶,黄黑军团的进攻一盘散沙,定位球防守更是连续出现令人匪夷所思的低级失误。

特尔奇克尚未展现出足以匹配德甲豪门的执教能力,仅靠"助教"罗伊斯和胡梅尔斯显然是不够的。

在豪门食物链中处于中下游位置,财力和品牌吸引力远不及同级别对手,多特蒙德能够始终保持不错的竞争力,靠的就是慧眼独具的引援操作和战术层面的精深细作。受到疫情影响,德甲本季的冬歇期被压缩到仅有10天,这对火线上任的特尔奇克来说是很不利的。

常年追随法夫尔,特尔奇克似乎也倾向于围绕核心球员建队,给予球员们较高的战术自由度。每当打出顺风球时,罗伊斯和胡梅尔斯在场上就能起到“助教”的作用,而一旦遭遇困境则很容易出现各自为战的局面。当然,特尔奇克近期收获的也不都是坏消息,德莱尼已经解禁,小阿扎尔归队在即,少帅理想中的主力阵容已经浮出了水面。

(猫眼看球)

猫眼看球,足球战术世界的探险者

相关资讯